轮Z会

Fuck ZQ United




[Pinto]Noah的一天

送给阿黄的文,因为她有爱的Noah拟人图~~~~

Noah的一天 - R(?)

其实并没有R那么夸张大概……总之,enjoy~~~~
我叫Noah,今年五岁。我住在洛杉矶的银湖,就在好莱坞的隔壁。我的主人在那里工作,他叫Z,我很爱我的主人。
现在是夏天,天亮得很早,我睡不着,但我会假装睡着,因为主人会来摸着我的脖子叫我起床,那可太舒服了。他会去厨房给我做好吃的,但他做得很慢,这种时候他总会丢一个球给我,我喜欢球,我喜欢他把球丢远了让我捡回来,我发誓我是这个街区捡球最快的一条狗了。那个球很圆,表面毛茸茸的,我的牙齿很难卡在上面,它总在我的嘴巴边上滑来滑去,有时还会滚远了。我会尽量把它扒拉回厨房里我吃饭的固定角落,我喜欢在那个角落做任何事情,咬球,舔我的毛,我的毛是灰黑色的,我觉得那很软,我的主人也很喜欢摸我,还有吃饭,啊,我的主人终于把我的早餐准备好了,那是一大盆香喷喷的肉和狗粮!
我喜欢我的主人给我做的好吃的早餐,他总是把肉块切得和狗粮一样大小,那些肉太香了,还有骨头,这些可比那个球好咬多了,好吃得让我吃完了都忍不住舔盆子,不过我的主人会收走盆子,就算我向他抗议也没用,他耷拉着眉毛对我说“别舔盆子”然后再摸摸我的头,好吧,我不舔盆子了,我舔舔他的手,我觉得他的手比我的早餐更香。
你知道一天中最愉快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当然是我的主人带我出去散步了!我知道那是什么时候,我闻得到项圈在哪里,当主人朝着放项圈的地方走去的时候我都会站起来跟在他后面蹭他的腿,他拿出项圈转向我蹲下来时我会竭力伸长我的脖子。他把项圈套上我脖子的动作太轻了,让我的脖子痒痒得不行,我忍不住摇晃我的脑袋,有时会撞到他的脸,他会对着我的耳朵直接说话,他会说“嘿,Noah,别着急”,或者是“马上就好,坚持一下就是乖狗狗”,他的声音弄得我的耳朵也痒痒的,但愿我没有摇晃得更厉害了。
我的主人会给我围上一条围巾,那让我看起来很酷,我觉得我比街区里的任何一条狗都要更拉风。我的主人自己也会戴上一顶帽子,那帽子看起来也很酷,我们打扮完了就一起出门,他锁上门,我走在前面带着他,沿着我们常走的那条路散步,那绝对棒透了,要知道洛杉矶的天气可真不错,散步,和邻居们打打招呼,标记我的领地,探寻点新玩意儿,这都很棒。对了,我们还会遇到有一些来找我主人的人,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我完全不认识他们,我的主人让我乖一点继续向前走不用和那些人打招呼,但这不好,我想记住我的主人的朋友的气味,糟糕的是每天都会换一些人来,我可实在没法记住所有人的气味——所有人的气味都闹哄哄地挤在我的鼻子前面,但我的鼻子已经塞不下了——这真是糟糕透顶,我觉得这一定是因为我饿了没力气了所以我的鼻子和记忆也不灵了。
幸好这些人并不会长久地出现在主人的周围,我会偷偷看我的主人,他有时会打电话,闻闻他打电话时散发的味道我就知道他在给谁打电话了,现在他一定是在给那个叫C的人打电话,我想我很快就会闻到咖啡味了。
这条散步线路并不是每天都走的;我们回去的时候我的主人会拉动绳子把我带上另一条路,现在这条路我闭着眼睛也能走到了,这通向那个有咖啡味道的人的家里。我的主人对我说他是C还让我和他打招呼,我凑上前闻了闻他的鞋子接着他就蹲了下来,抱着我的脸对我露出了牙齿。好吧,其实我还挺喜欢他的,他会给我吃好吃的,让我在他的客厅里追着球跑来跑去,所以我也对着他露出我的牙齿,我的牙齿长得很好,我可以咬碎很硬的骨头。
我真的挺喜欢他的,除了一件事:我的主人会和他玩但不带我玩。他们总是躲到客厅角落的那个门后面去玩,而我都不知道这一切是何时发生的——因为我都在吃C给我准备的好吃的东西,他给我的骨头咬起来很有嚼劲味道又鲜美,在我好不容易舔完一圈的时候我才发现他们都不在客厅了。我只能绕着客厅跑,好几次我都以为他们丢下我出门了,后来我听到了那个门后面传出的一些声音,还有混杂着咖啡味的我的主人的味道,就和他打电话给C时散发的味道一个样,甚至更浓一些,这味道让我很紧张,说真的我可真想知道他们都在玩什么。
我试过抓门,我抓下来过好多木屑,结果就是现在你看到的:这个门的下面包上了金属皮,这下我可抓不动了。我向后退了几步再向前冲,快到门边的时候我的前腿用力蹬地然后上半身抬起,这可以让我搭在更高的地方,我的目标是门把手——我没够到门把手,但是里面的声音我听得更清楚了,听起来就像我和街对角的Anton咬成一团的声音,哦不,我想起了C的牙齿,虽然我也看过我的主人的牙齿,但是……客观地说,我觉得C的牙齿更尖利!
我又试了一次,这次我扑对了方向,我够到了门把手,然后,然后该怎么开门,我还在研究中。我的爪子必须牢牢抓住门把手不然我会掉下去,我用牙齿咬住门把手,我突然发现这把手和球一样都很圆,这……很有些困难,但是我说过了,我是整个街区捡球最快的一条狗,所以我能咬住那门把手的,我咬住了,让我的后腿挪两步,现在我只要拧一下我的脖子——
万岁,我把门顶开了!
我的前腿终于落在了地面,那让我踏实多了。我挤开门冲了进去,面前发生的一切让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那个C,那个我的主人让我对他表示好感的人,居然把我的主人压在——床上。他还拧着我主人的手,哦,不,我的主人看起来一脸痛苦——那绝对是痛苦的表情,他的眉毛都成一条直线了!这可太过分了!他甚至还掰着我主人的腿!
我冲到床边只用一步就窜了上去,出于礼貌我没有用牙齿也没有对着C口头表达我的不满,我用身体把他挤开——我的头顶在他的腰上用力推他,我想我的力气够大所以他马上就滚到了边上,他的眼睛瞪得就像街对角的Anton那样大,不,比Anton更大,看来我已经赢了,因为Anton输了的时候总是那副表情。现在我该看看我的主人了,他爬了起来,我忍不住对于他的自我保护能力过差表示抱怨:
“汪!”
可惜我的主人听不懂我的抱怨,他只是捏住我的脸对我说:“Noah我没事……嘿,我没事,下去好吗?”
“汪汪!”我不能让C再欺负他了。
“这只是一种……表示好感的方式。”他坐得更起来了一些抱住我摸我背上的毛,我放低了身体,然后我感到有什么捅到了我的肚子——我向后退了几步,低下头看了看,哦,这是,我猜,这应该是那么回事儿,我看了看他边上的C,哦,我想,我的主人他进入发情期了……
我该帮他舔舔吗?因为我经常会舔我自己。我把头低得更低了一些,我主人的味道更浓烈了,他揪住我的脖子把我的头抬起来,盯住我对我说:“Noah,乖孩子,先出去好吗?”
我把头转向边上的C,看上去他大概是笑了,他散发着咖啡的味道伸手也来摸我,我可还在生气呢,他难道看不出来?嗯,算了,他挠我的前胸挠得我很舒服……
“我真不该忘了锁门。”
最后C跳下床跑去了别处,我的主人让我在床上躺着也跟着跑去了,不过这回他们没有发出咬成一团的声音,我只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天哪,这让我想到洗澡。
没错,洗澡。我觉得快要到洗澡的日子了……似乎就在今天。C回到我跟前叫着我的名字让我跟着他去浴室,我的主人就在那儿等着我。我不知道C家里有没有狗香波,我喜欢桃子味儿的——我已经闻到桃子的味道了,看来他有——我的主人在向我招手。
“Noah,到这儿来。”
我回头看了一眼C,他举起双手后退着一步步走了出去。我迈着战战兢兢的步子走进了浴室,我的主人拿着喷水龙头揽住了我的脖子。
这可真是灾难,这些水让我全身的毛都粘在了身上。我拱在我的主人腿上,现在他开始给我涂狗香波了,滑溜溜的手搓过我的毛,好多好多的泡沫在我身上发了起来,我呜呜叫着抬头——然后把泡沫蹭在了他的身上。
现在他看起来也浑身泡沫了,他闻起来很香,那是桃子味儿加上他自己的味道。我的主人很认真地刷洗我的皮毛,他可真爱我。让我想想,我平时都是怎么告诉他我爱他的?对他叫唤,或是跟在他边上蹭他的腿?
今天我学到了一种新的表示好感的方式。
我退后一小步,在滑溜溜的地面上尽力蹬动我的前腿,拼命抬起我的上半身,把前腿搭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我没法控制我打滑的后腿,我把全身的力气都压在了我的主人身上。
他倒在一大堆泡沫里,满脸都是泡沫,我看不见他的眼睛了。我该帮他都舔干净,于是我开始舔起来,很快我舔干净了,他满脸的毛也都打湿了。
“看来我得帮你给Noah洗澡。”
C是什么时候走到门口来的?他的脚底下是长着肉垫子么,他的脚步声我居然没有听见!他拦腰抱住我把我拎起来——嘿,我还没有表示完我的好感呢!我抗议!
“其实我一个人能对付……”我的主人被他拉起来了,他摸着自己的脸小声说着,是的,我同意,我只要我的主人帮我洗澡就可以了,真的!
“汪!”
“Noah,我会洗得你很舒服的。”C完全无视了我的抗议,倒了满手的狗香波就往我身上抹——
现在我知道第二件让我不喜欢C的事情是什么了。

end
COMMENT
ZQ同学的眉毛果然很招人怨念哈哈哈哈!

他耷拉着眉毛对我说“别舔盆子”然后再摸摸我的头……我顿时很怀疑究竟哪个是人哪个是狗………………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ponfarr.blog126.fc2.com/tb.php/44-7db96743
-
Comment will be displayed after the administrator approves.
-
Comment will be displayed after the administrator approves.

Profile

FZU

Author:FZU


Category

Tag

News

Comment

Monthly archive

Link

Blah